<del id="gUNnn"><audio id="gUNnn"><link id="gUNnn"><abbr id="gUNnn"><mark id="gUNnn"><tr id="gUNnn"><em id="gUNnn"><caption id="gUNnn"><b id="gUNnn"><embed id="gUNnn"></embed></b></caption></del></tr></mark><th id="gUNnn"></th></abbr></link></audio></em>

<style id="gUNnn"></style><strong id="gUNnn"><noframes id="gUNnn"><form id="gUNnn"><acronym id="gUNnn"></acronym></form><var id="gUNnn"></var>

      1. <tr id="gUNnn"><table id="gUNnn"></table></tr><td id="gUNnn"><hgroup id="gUNnn"><audio id="gUNnn"><sub id="gUNnn"><caption id="gUNnn"><ins id="gUNnn"><area id="gUNnn"></area><meter id="gUNnn"><dfn id="gUNnn"></dfn></meter><ins id="gUNnn"></ins></ins></caption><cite id="gUNnn"></cite><span id="gUNnn"></span><dl id="gUNnn"><dl id="gUNnn"><rp id="gUNnn"><rp id="gUNnn"><area id="gUNnn"></area></rp></rp></dl></dl><strike id="gUNnn"></strike><legend id="gUNnn"></legend></sub><select id="gUNnn"><tfoot id="gUNnn"><address id="gUNnn"><tbody id="gUNnn"></tbody></address></tfoot></select></audio></hgroup><canvas id="gUNnn"></canvas></td>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我的18年成长路:泛黄的调解笔记本

        2019-11-14 11:49  来源:安徽长安网  责任编辑:黄海英
        字号  分享至:

          近日整理书柜,偶然看见一本厚厚的泛黄工作笔记本。

          信手翻来,工整而又略显稚嫩文字是那么的熟悉,原来上面记录的是我上个世纪末的一段工作过往。看着笔记,尘封的记忆顿时打开了……

          “2019年11月14日,晴。今天是我到碧山乡报到的第一天。书记乡长让我去司法所见习,并下了命令:一周内遍览所有调解档案,尽快熟悉掌握司法所里的法律书籍,一周后要开始从事司法助理员并主持司法所工作。怎么办。坷醋耘┐宓哪,怕了吗?只要心往中间摆,不偏不废,应该不难!”短短几行字、大大的感叹号,透出了我的“初生牛犊不怕虎”。

          之后笔记本里开始记录我如何自学制作询问笔录、调查笔录、调解笔录、调解协议书以及制作过程中要注意的哪些细节及技巧等。慢慢看下去,我处理过的一些邻里、家庭、农村生产生活小纠纷开始出现,间或也穿插几句调解心得。而这些,都没有勾起我过多记忆。因为若用现在眼光来看,这些心得,好像都很“菜鸟”,看了徒然发笑罢了。

          就在我准备合上笔记本时,突然一段文字进入我眼帘:“99年7月24日,晴。枧溪村邵某来我处反映:同组余某盗了他家树。据邵某说,昨天看到余某运下山一板车树,有一根像是他多年前标记过的界址树,应该是他家的。而且他也上山核实了,两家山场间界址树确实被砍了,界址也被毁了。明天我得去现场看看!

          这件纠纷很有代表性,我至今还记得。看山场那天,天气特别热,我、双方当事人、林业站工作人员、村长翻了好几座山才到达争议山场。顾不得已经浑身汗透,我们立即展开了调查工作,发现该山场确实有一些树被砍了,但不能确定是不是界址树。

          就在大家都用无奈的眼光看着我时,我让双方将山场承包证掏出来,可是一对照,却傻眼了,原来邵某、余某证上登记的界址属于“上边你靠我”、“下边我靠你”类型,界址标志物就是双方分山时共同栽下并约定都不得砍伐的界址树。而1982年山场到户时,村长虽也在。ǖ笔彼故巧映ぃ,可他除了记得当时此处是荒山、也见证过双方栽下界址树外,早已记不清哪里才是真正的界址了,更遑论那棵是界址树了。

          看到我们一筹莫展,又看着满山的树,余某一口咬定他砍的就是自己90年代初栽下去的自家树,没有砍过界,山场上手那几棵才是界址树。邵某一听,显得很着急,认为余某昧了良心,因为上手那些树是他家与余某家于90年代初同时种下的,双方为此发生了激烈争吵。我让大家保持安静,之后独自找了一个背阴处进行思考:鋈,我眼睛一亮,想起树木是有记忆的,那就是树的年轮。既然界址树和补栽树相隔8、9年,树木年轮肯定是不同的。于是我让邵某、余某再次作笔录,确定双方补栽树和栽下界址树时间,经双方签字后,我才将自己想法和盘托出。经核实年轮,最终确定余某确实将界址树砍掉了,而且砍过了界。为此,我们就在山上为两家进行了重新山场构图、制作了调解协议。当然,余某所砍的树也还给了邵某,并接受了林业部门处罚。

          “纠纷调解,第一要学会博感情:无论是收税、三提五统,还是从事其他工作,要主动向群众招呼一声、拍一下肩、到院子里坐一座;只有日常与群众熟识了,一旦发生纠纷,就能很快说上话,劝和也快。第二法律知识要熟悉,依法调解是根本,要多与法院、公安同志们探讨一些案例,毕竟熟悉的病灶多,看病才能快。第三要鼓励村里老人参与我们的工作,年轻人之间发生纠纷时,往往血气方刚,不听劝、易激化,让村里老人参与进来,老人骂一句比我们说半天都管用。第四要多动脑,纠纷调解虽都是鸡毛蒜皮小事,但处理不好会酿成大事,要多了解双方经历、多动脑子想办法,才能开对锁、处理好!薄懊魈煲绞贝迦ゴ聿枭骄婪,要买一些菜带去队长家,队长家也很困难啊!薄鞍,天公不作美,下雪了,自行车是骑不了了,得坐‘11路车’(步行)去调解程某与邵某的邻里纠纷了。估计要穿雨靴,鞋子湿了,可不好受!薄

          看着、翻着,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太快了!晃眼间,这本笔记本已保存了18年,而我也快奔50了。

          在这期间,我们这里的调解工作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调解组织已经建到村,网格信息员已建到组;群众遇到纠纷再也无需跑几十里路才能反映,或一个电话、或告知网格员一声就能很快息纷止争了。调解方式也很多样,诉调对接、公调对接、裁审对接有很多。下乡再也无需坐“11路车”了,水泥路、柏油路四通八达。农业税、茶叶税、三提五统早已取消,农民种田还能享受各类农业补贴……

          溜走的这些时光岁月,让我体味到了这个时代变奏曲的力量和深度。

          沉思中,我重新翻到这本泛黄笔记本的第一页,我想再看一遍“来自农村的你,怕了吗?只要心往中间摆,不偏不废,应该不难!”因为,这一句话虽然文理不通,但它却能激励我,永葆初心,努力工作……(江松雪)


        ?

        忘我工作到饭都忘了吃 这群执行干警竟然在送拘...

        法院执行干警在送拘途中停车了!我们深感震惊发觉事情并不简单!于是紧急连线现场——

        开设赌场,横行乡里!涉黑涉恶村主任的“三宗罪”

        日前,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宣判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该区首起恶势力团伙犯罪案件。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三届全国人大法律委主任委员讲述40年中国立法故事

        倾听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的三位主任委员,讲述立法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