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FDTC"><object id="jFDTC"><audio id="jFDTC"></audio></object></sub>
<nav id="jFDTC"><tr id="jFDTC"><source id="jFDTC"><link id="jFDTC"><noscript id="jFDTC"></noscript></link></source></tr></nav>

<address id="jFDTC"><aside id="jFDTC"><datalist id="jFDTC"><i id="jFDTC"><sub id="jFDTC"><table id="jFDTC"></table><video id="jFDTC"><embed id="jFDTC"></embed></video><td id="jFDTC"></td></sub></i><blockquote id="jFDTC"></blockquote><dd id="jFDTC"></dd><label id="jFDTC"><textarea id="jFDTC"><thead id="jFDTC"><optgroup id="jFDTC"><textarea id="jFDTC"></textarea></optgroup></thead></textarea></label><i id="jFDTC"></i><del id="jFDTC"></del></datalist><col id="jFDTC"><nav id="jFDTC"><noscript id="jFDTC"><strong id="jFDTC"></strong></noscript></nav></col></aside></address><span id="jFDTC"></span>

  • <li id="jFDTC"><abbr id="jFDTC"><form id="jFDTC"><meter id="jFDTC"></meter></form></abbr></li>
  • <ol id="jFDTC"></ol>

  • <figcaption id="jFDTC"><noscript id="jFDTC"><bdo id="jFDTC"></bdo><object id="jFDTC"><hgroup id="jFDTC"><ruby id="jFDTC"><embed id="jFDTC"></embed></ruby></hgroup></object></noscript><area id="jFDTC"></area><area id="jFDTC"><dd id="jFDTC"><map id="jFDTC"><audio id="jFDTC"></audio></map><code id="jFDTC"><table id="jFDTC"></table></code></dd></area><area id="jFDTC"></area></area>

      <figure id="jFDTC"></figure><noframes id="jFDTC">
    •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政法干警不怕死?不是不怕,是——

      2020-09-19 15:55  来源:兵团政法综治网  责任编辑:黄海英
      字号  分享至:

        “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贝踊鸪≈谐隼春,四川自贡民警罗庆锋如此慨叹。

        他的另一句火遍全国的话,想必你不会陌生:

        “我今天可能会牺牲,你好好保重,把孩子带好!”

        这是他进火场救人前,给爱人的“遗言”。

        为什么政法干警能够看淡生死?不是不怕,而是没有办法——谁都不希望倒下的是自己,可遇到危险碰到紧急情况,冲上去的,还是他们!

        1萌新家中宝,自己像根草

        这是发生在很多年前的故事,幸亏有人还记得;有人一辈子也忘不了。

        小张才进警队没多久,还在训练呢,就被抽调去执勤,参与各种勤务。人少事多,没办法。

        跟小张一起的,还有小刘、小王。同一批入警,同样的境遇,谁都躲不了……

        一名姓劳的指导员带他们。劳指年龄不大,但长期加班让他看上去颇有“历史的厚重感”。于是,随着一帮萌新“老头,老头“的叫法,他也就默认了。

        劳指有个习惯,每次出任务前都会给家里打个电话。一个老款诺基亚被他当成宝,按键都秃了、电池都坏了,换个壳子、换块电池继续用。

        这样对待宝贝,还真不多见!鞍、恨之切吗?”小张想想,但是吐吐舌头,没说。

        虽然不爱笑,但老头心不坏,对萌新们很好,出现场之类的往往都冲在前头,他的理由听上去很充分,“你们都是家里的宝,没工作几天就缺胳膊少腿的,我咋跟你们的父母交代?”

        是啊,萌新是家中宝,他自己就像根草?

        2跟时间赛跑,人总是输家

        小张他们有一项任务是核验过往客运车辆乘客身份证件信息。

        一次,老头先带着小刘上车检查,小王去拿盾牌,小张在桌上记录车辆信息。

        毫无征兆,一个矮个子突然从座位上起身,抽出匕首朝老头胸口猛刺,等老头身后的小刘反应过来用警棍阻止,为时已晚……

        老头被小张他们抬到警车上,朝着医院一路飞驰。怕他冷,大衣盖上;怕他疼,压着伤口;怕睡着,不停说话……

        老头让人把宝贝拿过来,直到最后也没人听清他要把电话打给谁。

        他的不舍可以从眼神里看出来,渐渐黯淡……

        跟时间赛跑,人总是输家。劳指没撑住,走了。大家不死心,哭着跪着求着医生别放弃,千万别放弃!

        连医生都哭了。

        几个小时前还笑着闹着,要给小张介绍对象的劳指,给小刘放休的劳指,给小王一身新作训服的劳指,这么快就食言了,那么决绝和彻底……

        3他不帅也不高,却有不死警魂

        三天后的追悼会上,大家见到了劳指的家人,一个面容憔悴的女子、一个上高中的孩子。

        萌新们没哭,劳指家人的天塌了,他们得帮衬着撑起来;再说,泪已尽,哭不出来了……

        劳指的遗物不多,床铺、警服,浸着血的诺基亚,还有办公桌上的几本书,桌上的玻璃下压着他抄写的一小段字:

        我的丰功伟绩,值得浇铸于青铜器上,铭刻于大理石上,镌于木板上,永世长存。当我的这些事迹在世上流传之时,幸福之年代和幸福之世纪亦即到来!短眉隆

        后来,小刘、小王相继辞职。再后来,劳指的儿子考上了那所著名警校。小张请假送小劳去报到。

        “哥,你说我爹要是活着,会希望我跟他一样穿上这身衣服么?”小劳突然发问,小张点了根烟,没说话。

        国庆节,小张去看望劳指爱人,还不到五十岁,已满头白发,他还带放假回家的小劳去看了劳指。

        小劳一边擦墓碑一边说,“爸,你看我穿这身衣服是不是跟你一样帅气……”

        小张想说,你父亲并不帅,也不高,可你父亲却拥有伟大的灵魂,是有不死警魂的人。

        到了嘴边变成了催促:“起风了快走吧,都这么大人了,别让你妈担心!”

        “哥,那过会儿在家里吃饭,我妈做了一桌子菜!

        “今天没口福了,刚分来几个新警,我得带带他们!

        本文根据真实案事件改编,向不死警魂致敬!

      见义勇为忠魂不灭!公交坠江的那座城里现感人壮举

      抢救一天一夜,被歹徒刺透胸腹的英雄还是走了……

      雍正受贿被判了!网友:没看错,真不是段子

      “别管名字叫啥,贪污腐败一样抓!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我可以叫你姐姐么?我是个不良少年!

      王萍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见他的眼泪啪嗒啪嗒地落在左手的伤口上,和血溶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