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ZZqb"><q id="dZZqb"><dt id="dZZqb"><sup id="dZZqb"><bdo id="dZZqb"><select id="dZZqb"><link id="dZZqb"></link></select></bdo></var></dt></q><nav id="dZZqb"></nav></p>
        <figcaption id="dZZqb"></figcaption><nav id="dZZqb"></nav><ul id="dZZqb"></ul><var id="dZZqb"></var>
        <source id="dZZqb"><small id="dZZqb"></small></source>
      1. <video id="dZZqb"></video>
          •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君步网  >   要闻

            外逃人员“自首大限”将至 百人红通已归案55人

            2019-11-14 15:00  来源:中新网  责任编辑:王淑静
            字号  分享至: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15日电(冷昊阳)14日,“百名红通人员”蒋雷回国投案,成为第55名归案的“百名红通人员”。

              此前,今年8月,国家监委等5部门联合发布了一份公告,敦促外逃人员回国投案。公告提出,在今年12月31日以前,主动投案的外逃人员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如今,距离这份“大限”仅剩半个月了。

              妻儿先出国 他截留巨额公款后外逃

              12月1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百名红通人员”蒋雷回国投案。他是第55名归案的“百名红通人员”。

              从照片来看,潜逃11年后,这位曾经的副局级官员,发际线明显后退,头发已经花白。与他之前满头浓密的黑发照片相比,变化明显。

              在“百名红通人员”中,蒋雷是为数不多的社团组织涉贪人员。

              蒋雷,男,1956年出生,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原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副局级)、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汽车行业分会原会长,涉嫌贪污罪。2019年11月14日外逃至新西兰。

              据媒体报道,蒋雷妻儿早在蒋雷外逃前已出国。曾住蒋雷家楼上的邻居回忆,1996年、1997年时,偶尔会碰到蒋雷,但从未见过其妻子和孩子,“只见过他老母亲,拄个拐杖,身体很不好的样子!

              在他外逃后,2019年11月14日,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对其进行立案侦查,同年6月18日批准逮捕。2019年11月14日,国际刑警组织对蒋雷发布红色通缉令。

              潜逃海外 办企业当老板 上榜“百名红通”

              据媒体报道,潜逃海外的蒋雷曾截留巨款。2015年,曾有媒体称,出逃之前,他将上海国际展览有限公司付给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159万公款截留据为己有。

              逃往新西兰的蒋雷还曾开起公司,当上老板。据悉,这家名为J B Y INVESTMENT LIMITED的公司,成立于2007年9月,与蒋雷从中国出逃到新西兰的时间较为吻合。而且其注册地址也与后来中央追逃办公布的地址(Stevenson Way, Cockle bay, Auckland)一模一样。

              媒体还发现,这个公司似乎经营得不是很顺利,从2014年开始,该公司就没有按期向工商登记部门上交年度报告,并于2017年的2月突然注销。

              2017年4月,《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关于部分外逃人员藏匿线索的公告》发布。这也是中央追逃办首次以公告形式,曝光“百名红通人员”中22名涉嫌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的外逃人员藏匿线索,蒋雷的名字赫然在列。

              “蒋雷在担任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汽车行业分会会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将单位巨额公款汇入其亲属个人账户,用于购买房产!蓖ǜ嬷谐。

              此外,公告还将蒋雷的身份证号码、外逃所持证照等信息进行披露。

              今年已有4名“百名红通”回国投案

              近年来,海外追逃追赃被舆论称为中国反腐的“第二战场”。今年,中国反腐在这个“第二战场”,动作不小。

              今年以来,已有包括蒋雷在内的4名“百名红通人员”回国投案。

              此前的3人分别为:

              1月24日,外逃16年的“百名红通人员”胡玉兴回国投案自首;

              6月22日,“百名红通人员”赖明敏回国投案,并主动退赃;

              7月28日,“百名红通人员”张勇光主动回国投案并退赃。

              而中国反腐在“第二战场”的亮眼成绩,还不止“百名红通”。

              今年6月6日,中央追逃办再次以公告形式,曝光50名涉嫌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的外逃人员藏匿线索。

              公告发出后不足半月,6月17日,涉嫌职务犯罪的红通人员王颀被迫投案。

              随后,中国银行开平支行案主犯许超凡、红通逃犯郑泉官等人相继被强制遣返。

              自首、主动回国、主动退赃……这些词汇的应用,正折射着中国海外追逃的新动向。

              自首“大限”还有半个月

              谈到今年的追逃工作,一份关于自首的通牒,不得不提。

              今年8月23日,国家监委、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外交部共同发出《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

              《公告》向外逃人员发出通牒,也为他们划出自动投案的“大限”。

              按照公告的表述,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至2019年11月14日前,向监察机关、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或者其所在单位、城乡基层组织等有关单位、组织自动投案,或者通过中国驻外使领馆向监察机关、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其中,有效挽回被害单位、被害人经济损失,积极退赃的,可以减轻处罚;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公告发出后几个小时,加拿大航空的AC11次航班抵达上海浦东机场,职务犯罪嫌疑人吴青结束了五年的外逃生涯,回国投案自首。

              同一天的上海,外逃24年之久的贪污犯罪嫌疑人倪小沪也回国投案,成为上海追回的出逃时间最长的外逃人员。

              据统计,自《公告》发布以来,包括蒋雷、吴青等人在内,已有至少20余名职务犯罪嫌疑人回国投案自首,有的人,甚至仅仅出逃了5个月。

              例如,10月18日回国投案的张永福,距其2017年6月出逃仅仅过了一年左右。再比如,今年5月,因涉嫌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济南大辛庄村原党总支书记王伟新外逃至加拿大,短短5个月后的10月5日,他选择主动回国投案。

              对此,中纪委网站曾发布文章称,《公告》向外逃人员发出最后通牒,再次昭示了党中央“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坚定态度和决心。

              毕竟,国外不是不法之地,海外也不是避罪天堂。

              距离《公告》的“最后期限”还有最后半个月,给外逃人员留下的时间不多了。

            扶贫办:到今年底一半以上贫困县将摘帽

            实精准帮扶措施,坚决不留死角,确保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

            惊人!骗取资金上百亿 这10人获刑 最高23年

            山东德正资源控股有限公司、陈基鸿等人合同诈骗、信用证诈骗案一审宣判 10人获刑最高23年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政法干警不怕死?不是不怕,是——

            “我今天可能会牺牲,你好好保重,把孩子带好!”